深夜小说网 > 武侠仙侠 > 魂生诀 > 第二十六章 字号珝
????“给。”宫老不知从何处拿出一份玉简,扔给了牧黎。

????“这本《普陀魂诀》是当初我用一截曼陀枝为聋祯所换,乃佛教内门心经,你不可外传。”

????“谢师祖!”听闻乃是佛教心经,牧黎甚是高兴,连忙谢过。

????“我见你修为已堪灵动,为何迟迟不晋。”宫老看出了牧黎修为,出声询问。

????“仙碑之内,时间短暂,我本不想耽误时间。想着多研习功诀,也好提升实力。”牧黎实话说道。

????“那又为何提前让我放你出来。”宫老蹙眉。

????“因为这魂生诀第三式所需魂灵之力较强,凭我如今实力不足习得,便想着向宫老讨要一部魂灵之力的心诀,再作打算。”牧黎挠了挠头。

????“前两式你已习得?”宫老略有惊讶,毕竟当初聋祯创这二式时也用了近五年。

????“已然习得,不通过功法测试,无法习得下一式功诀。”

????“弋宸!”宫老沉声半晌后,将弋宸叫了过来。

????“宫老何事?”原本在石宫内处理这几日开峰悟道尾事的弋宸,虚空踱步而出,这几日悟道,对其而言也受益匪浅,修为上也有了极大跨越,已然趋于灵斗极境,至逼灵皇境。

????“压低修为试试他的身手。”宫老说罢,单手一挥,一个光罩将魂隐峰道场笼罩进去。

????“好嘞!”说罢,弋宸拿出巨斧,笑道,“小牧黎,今儿个哥哥给你上一课!”随即,猛然蹬地,单手挥斧,直奔牧黎面门,虽说他乃是侧重力量的修士,但这速度上却也丝毫不弱。

????“弋宸大哥,你可切莫大意。”牧黎见势,嘴角微扬,双脚接连跺地,倒飞出去。眼见巨斧攻来,牧黎单腿上扬下劈,以巨斧斧背为点,整个人上弹开去。

????“你要躲到哪里!”弋宸混迹许多年,又岂非等闲之辈,其借势沉斧,单手推出,以加速巨斧沉落的反势向上跃去,一把抓住了牧黎小臂,回手一拽,便将牧黎向下甩去。

????“哈哈,大哥好身手!”随即牧黎调身翻转,蹲落于地,随即蹬地而出。

????“弋宸大哥,看招。”向着弋宸激射而去。

????“哈哈,你小子这是硬抗?”随即弋宸化掌为拳,直攻牧黎小腹,而此时牧黎嘴角露出了一抹邪笑,弋宸见状暗道不好。而这时,牧黎一个分身,直接在弋宸身后显现,拽住弋宸腰身,直接泄了他大半冲速,此时牧黎真身也到其近前,躬身、蜷腿、蹬踹,这一连续动作,直接踹中弋宸前胸,整个人倒飞出去,摔在地上。

????“你这是何招数,怎么这般诡异!”弋宸从地上爬起,抄起斧子就要再上。

????“新习得的功法,怎样?”牧黎笑道。

????“不服!”说罢,弋宸就要将灵力注入到巨斧之中。“再干!”

????“停手吧。”就在二人即将再度出手时,宫老叫住了他们。“牧黎没有武器,你这注入灵力岂非不公,今日作罢。”

????“可……”弋宸也知道,其实就刚刚几下比试而言,已然是自己输了,如此可见,牧黎这几日在仙碑之内受益颇多。

????“你这分身能有几个?”宫老问道。

????“三个。”牧黎回道。

????“好,今日去化灵泉药浴之后,早些休息,明日午时,随我去主峰议事厅商议要事。”宫老说罢便回身踱步而出。

????“是!”牧黎回道,转眼间,宫老便已消失不见。

????“诶,和我说说,你刚刚用的是何招数,那突如其来的真身还真能化出三个?”待宫老走后,弋宸好奇问道。

????“嘿,不告诉你!”牧黎拍拍身上的土,笑道。

????“呀呵!你个小兔崽子,大爷我现在还懒得知道嘞!”弋宸甩脸扛起巨斧便要离开。

????“弋宸大哥,我饿了,山上有没有吃的。”牧黎拽住弋宸腰带。

????“嘿嘿,饿了?”弋宸回头。

????“恩,饿了。”牧黎可怜巴巴地看着弋宸。

????弋宸一把搂过他,巨斧一收,笑呵呵地说道,“我和你讲,这魂隐峰上美味真是不少,什么佳肴珍宵,什么稀露仙饮,那是应有尽有啊。”

????“快带我去,在仙碑这几日,倒是饿得很。”

????“可是吧,哥哥我突然间就忘了把他们放在哪了,嘿,你说说气不气。”弋宸放下搂着牧黎的胳膊,晃晃悠悠的向前走去。

????“嘿,弋宸,你耍我。”牧黎愣了一瞬,大叫道。

????“我还真懒得耍你,忘咯忘咯我是真忘咯!”

????“你回来,我告诉你这仙碑内有何景物。”见其越走越远,牧黎喊道。

????“没兴趣!”

????“告诉你我所悟之道。”

????“大爷我灵斗极境,也早有隐悟,不稀罕。”

????“八面玲珑!我刚刚所施招数叫八面玲珑!”说实在的,牧黎确实饿得很,虽说修行之人一段时间不进食,也不会有所影响,但在弋宸这般诱惑下,这饥饿之感越发明显,无奈之下,牧黎妥协。

????“哈哈,早说不就得了,走,大爷带你吃香的喝辣的去!”弋宸回身招手,笑呵呵地说道。

????“你等着,早晚有一天我都找回来。”

????“嘿哟,哥哥我就在这魂隐峰等着。”笑闹间,二人向后山走去。

????不多时,落日映红了天际,斑驳的云影被映得通红,归巢的晚雁也莫名的悠闲,天地间一切显得祥和静谧,然一座山丘上的草庐旁,一个老者静静地站在杉树下,看着云涌云舒,风起风落。

????许久,老者拿出一个酒壶,缓缓地饮了两口,或是有些不舍,又或是味道不对,他咂了咂嘴,蹙了一下眉头,又将酒壶收了回去。

????“为师,给你收了个好徒弟。”老者欣慰地笑着。

????“资质比起你当年,也要强上几分。”一声雁鸣响彻云霄。

????“我记得你当年初始,也只是堪堪分出一身,这孩子已然分具三身,看来极是适合你这功法,为师也算是了了你的一桩心愿。”老者便是宫老,他拿出了一块玉石。“这孩子名叫九辛牧黎,乃是一株九芯地涌金莲化妖,心性极佳,甚像你当年,为师先替你教导着,待你回来,再亲自教导。”宫老提指,在玉石之上刻下一字。

????“这孩子性子之中有些戾气,这也是他今后修习道途必经一坎,可我却不能出手过多干涉,一切皆在于他,只求他一生仁和,善义消戾。”

????玉石上之字赫然是一“珝”字。

????“那我便赐他珝字,珝义仁和。”